第四十六章 年夜歡

-

燈籠點亮,這個夜晚,全村都亮堂堂的,真正的紅紅火火迎新年。

其實很多燈籠早就點亮,不然這麽大的工程一時半會難以完成。

中心場地,村人們先後匯集,圍成一圈又一圈,很是歡樂。

“羊肉湯來咯。”幾個壯漢抬著口大鍋,香噴噴的羊肉香味讓人聞了直流口水。

不約同時,各式各樣的菜品都被端了上來,雞鴨牛羊,果品蔬菜,什麽都有。

以及山內奇珍異獸,諸般靈藥,有些在發光,香氣騰騰,流動濃鬱精華。

“去啊,上去說兩句。”

“上去吧,簡單說兩句就行。”

“好了,大過年的別這麽垂頭喪氣,大家知道,你們儘力了,冇人怪你們。”

“人總要往前看,不能不能永遠活在慚愧中,是不。”

場地下,傳來一道道細細私語聲,不斷催促著李華,讓他看開點。

“去吧,村長,大夥都等著呢。”李遠妻子點頭,李彪妻子也示意他上去。

此刻,全村人都已經到場了,李華長歎一聲,調整好狀態後,走到中心石柱下。

“大家聽我說兩句。凜冬已去,萬象更新,舊年辭去新年來,願此後的日子裏,苦厄散儘,萬事順遂,歲歲長歡愉。願舊年所有的艱辛與努在新的一年得到順心的回報。最後,祝大家新年快樂,今夜儘情歡慶,明日開開心心接新年。”

“好!”底下眾人紛紛拍手叫好,“來,大家共飲一杯,新年快樂!”一個壯漢舉杯笑道。

“新年快樂!”眾人也紛紛舉杯,飲儘此杯酒。

“開吃了,開吃了。”一群孩子嚷嚷著,端著碗使勁夾菜,跟餓死鬼一樣,一頓狼吞虎嚥。

那些奇珍異種經過小北的加工也無需擔心吃多了身體承受不住,大可放心朵頤。

“哎呀,都說子女隨父,這孩子長的真俊呐,果真隨他父親。”

大娘將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娃娃抱在懷裏,愛不釋手,邊上的夫妻滿臉都是幸福的笑容。

女子貌美如花,男子玉樹臨風,簡直天生一對,女子並非李村中人,從隔壁村嫁過來的,兩人不時往彼此碗中夾菜,生怕對方吃不飽似的,很是恩愛。

旁邊一群年過二十的單身漢看著這一幕,羨煞不已。

“好了,別看了,要羨慕你們也去娶一個,把別村姑娘都拐過來,一天天不思進取,隻知道盯著自村姑娘。”大娘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白眼。

幾個人很是尷尬的轉過頭去,裝作很用心吃東西的樣子。

“盯著自家姑娘也冇用啊,天天翻牆偷看別個,又不敢付出實際行動,我看啊,某些人這輩子都隻能打單身咯。”一女子打趣著。

“誰……誰啊,誰偷看了,我冇有。”人群中當場就有人站了出來,非常不服。

結果就招來邊上的鬨堂大笑,“還冇有,一個大老爺們臉紅的像猴屁股,說說唄,天天偷看誰呢,趁此機會,表明心意得了。”

不知道是誰,順水推舟,突然間將一個小姑娘推了出來,而後跟著起鬨,“小花,快,過去打死那個負心漢,偷看你還不負責,罪加一等。”

“好啊,李三水,冇想到你居然偷看我家小花,今天不給個交代別想回去了。”年過半百的夫妻笑著,明顯早知曉此事,有意撮合呢。

眾人目光都投了過來,興致勃勃的盯著兩人,等待他們的下一步動作,這一下子給人家小姑娘整得嬌羞不已,低著個頭,麵色緋紅。

“李三水,你還是不是男人,我要是你,早上去親她了。”最先開口的那女子繼續煽風點火。

其餘人更甚,火上澆油,大喊著,“親一個,親一個。”

連邊上的小北,李秋風,李青山等人都在跟著大喊,洋溢著笑容,這下子兩個人都害羞的不得了了,都想做先行動的那一個,卻又遲遲不敢上前。

“你給我上去吧。”李三水背後的壯漢笑著一把給他推了上去。

因此,李三水終於壯起膽子,借勢而行,一把將摟住小花的纖纖細腰,滿眼情意,道:“小花,我……我喜歡你!”

最後四個字他加快了速度,下定決心說出這話,語氣中帶著一絲害怕,怕對方不答應。

小花冇有說話,將頭埋進了李三水懷裏,像在遮掩自己紅的火辣辣的臉蛋。

“好,好啊,好事成雙。”雙方父母率先起身,大笑著拍掌。

底下所有人幾乎都在大笑,拍手稱好,“郎有情妾有意,乾脆,選個黃道吉日,你二人成婚吧。”

一個小孩屁顛屁顛跑了上去,也不知道在哪裏摘了朵“長情花”,笑嘻嘻遞給李三水,“三水哥一點都不懂浪漫,這長情花最適合此時此景了。”

“去一邊去。”李三水瞟了小孩一眼,但手還是不自覺的接過那朵長情花,慢慢插進小花頭髮間,而後抱起她回到原先的位置。

“三水啊三水,你說說你何苦呢天天偷看人家小花又不敢表明心意,不然你們現在孩子都有了。”剛剛將李三水推上去的壯漢調侃。

“去去去,邊上呆著去,這裏坐不下了。”李三水白了他一眼。

“哎呀~,這些人呐,有了媳婦忘了兄弟,算了,不打擾你們兩口子甜言蜜語了。”壯漢搖頭,邊走還邊做著一副抹眼淚的樣子,實在有些搞笑。

“來,繼續喝酒吃肉。”

今晚人們都很高興,胡吃海喝間,大家歡聲笑語,將所有煩心事拋之腦後,平凡的一年裏,雖有悲傷,但也有很多歡樂,人人推杯換盞,明明就在一個村子了,卻像是離別很久的故人相見,總有說不儘,道不完的話。

不多時,一盤盤熱騰騰的餃子被端了上來,“更歲交子,願得於心……”還不等大人把話說完,那些餃子都已經被孩子們一掃而空了,大人們隻好無奈哈哈大笑著,“過年嘛,就要如此歡樂纔對。”

這一頓,直至夜半子時,一些大人喝得有點神魂顛倒,搖搖欲墜了,肆意大笑著,被家人一臉嫌棄的拉回家中。

年夜飯也到此結束了,正式迎來新的一年,少年孩子們不曾犯困,反而精力充沛的很,因為馬上就到了放天燈的時刻。

這是一種風俗,也算一種祈福,含“後景如願”,“心念皆成”之意。

人們會在新年第一刻對著天燈默默許願,待到天燈飛上九重天,讓蒼天實現他們想要看見的願景。

很快,一盞盞火紅天燈升騰,明亮若星辰,照亮整片天空。

漫天燈火閃爍中,眾人看見了兩盞巨大的天燈,上麵分別刻著李彪與李遠的名字,邊上幾盞小燈環繞,緩緩升空。

小北望了過去,正好看見兩者家人與李華,李銘,李猴,及四位修士站在一起,雙手抱拳,抵在下巴處,各自許願呢。是了,那獨樹一幟的天燈群便是他們所放。

突然,一隻手從後麵拍了拍小北右肩頭,而後少女背著手從他左側探出頭來,笑嘻嘻的問道:“許得什麽願呢?”

“大過年的,不在家好好待著,怎麽跑我們村來了。”小北笑了而後又說,“大半夜的,你一個人到處亂跑,當心山中野獸給你當成年夜飯吃了。”

“切,我纔不怕呢,又不是嬌小的弱女子。你看,天燈寄托了人們的心願,古老傳說中,蒼天上的眾神這個時候,就會接住這些天燈,來年一一實現我們的願望。”徐清兒指著天空。

小北順著她的目光向上望去,在自己所放的天燈旁,還有一盞小巧精緻的燈。

“那都是傳說,風俗習慣而已,不可當真,否則天下間又豈會出現那麽多不順人心的景象。”

兩盞燈並行向上,在夜空下,飛嚮明月,漸漸化為斑駁光點,直至消失。

“快說說,你許的什麽願呢。”徐清兒迫切想知道。

“我冇許願。”

“嗯~”徐清兒搖頭,“我不信。”

“願大家平平安安,皆喜皆歡,無悲無憂。”

“就這樣?”

“就這樣。”

“你呢,又許的什麽願?”小北有所好奇,這丫頭古靈精怪,許的願估計也奇奇怪怪。

徐清兒難得的臉上出現紅暈之色,偏過頭去,輕聲道:“先不告訴你。”

“算了,我還不想知道呢。”小北一副好像毫不在意的樣子,讓徐清兒嬌嗔。

“對了,你說的,回來後要告訴我有關你的事。”徐清兒的話引來旁人的關注,紛紛注視了過來,似是對小北的事很感興趣。

“哎。”小北望著明月,短歎一聲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