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新年臨

-

“年後,再煉製大藥,屆時,能否踏上修行,便看你們的造化了,我會傾儘一切。”

眾人先後散去,有種落寞,心生淒涼,發生了這樣的事,誰都不願意看見,但又能如何呢,修士的世界本而殘酷,生與死就在身邊,誰能掌控?

大道無情,眾生皆爭渡,到最終也隻能有那麽一些人站至高點,餘者不過殘骸枯骨,過往雲煙,他人路上的墊腳石!

欲想超脫,冠登絕峰,那就得踏著屍山血海,見慣生死,無可避免。

木屋內,李華從櫃中翻出一本陳舊的冊子,上麵記載了李村世代人的名字,前大半部分名字都已畫上一橫,儘成塵埃,身歸黃土。

他翻至最後幾頁,找到李遠與李彪的名字,遲遲冇能落筆,盯了小會才狠下心來,筆鋒似劍,漆黑墨水劃過兩人名字,如攔腰斬斷,封上了人生最後一筆,永逝天地,亦同前麵一頁頁的先人同輩們,塵歸塵,土歸土。

這一天,村人們放下了手中的活,有人悲傷,有人感歎。小北看著院落裏靜默而坐的李銘,不知道該說什麽好,生離死別,乃人生最大的撼事,不可逆轉。

他又先後去看了李彪妻子與父親,還有李遠的妻子和孩子,明明要過年了,可家裏卻如此冷清,他冇有現身,不去打攪,喪親之痛,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走出來的,需要時間去釋懷。

“斯人已去,日子總要過,不能悲傷成疾,度日在鬱鬱寡歡中啊”小北搖頭輕歎,默默走開,事實上,他也在動搖,有極大悲緒,但都被壓在心中。

“恒爺爺,二猛叔還冇出關嗎?”小北找到了村內長者,想要問問李二猛的狀況。

“自打他進入祠堂後就一直冇動靜了,且整個祠堂都被一股神聖力量封鎖,哪怕身為李村之人都不可靠近,想來是到了覺醒神血的重要時刻。”李恒說道。

“能帶我去看看嗎。”小北擔心二猛覺醒時出岔子,想確認一下他的安全,畢竟覺醒神血很是凶險,等同於脫胎換骨,原有的血液會被新生血液取代,其中的痛楚不言而喻。

李恒點了點頭,領著小北去往鬆林,剛靠近祠堂,便感知到一股磅礴的神道力量。

當然,並不是說是真正的神明力量,而是源自上古神的部分法則,神明隕落,但隻要有後人存活,他們殘存的力量就會流傳世間,被繼承下來。

古樸而滄桑的祠堂,被一層光幕隔絕,裏麵一磚一瓦,一花一草都漂浮著淡淡的光輝,及其神秘。

小北本想透過光幕檢視裏麵情況,但還是放棄了,怕觸動李村上古神,打亂裏麵的規律。此地異常祥和,神道法則加持,李二猛八成能夠成功覺醒神血。

那時,李村實力將飛躍般的提升,假以時日,重現上古輝煌也不是完全不可能。

離開祠堂後,小北獨自一人出村了,或許是這麽多年,冇日冇夜的修行,他居然感覺到一股疲憊感,來自內心的深處,不算強烈,卻真實感受的到。

修心很重要,修道路上不僅需要強大的修為,還需要一顆堅定的道心,否則就算你實力通天可道心不穩,終難走到絕顛,會成為不可想象的桎梏,嚴重的道死身消。

接下來的兩天,小北放開身心,什麽事都不想,幫著村人乾一些尋常的活,準備新年時的需要,偶會遊行天地間,親身感受世間萬物的真義。

立竿見影,心中的疲憊感在世俗的煙火中漸漸消散,體悟世間百態,這種感覺很舒服,如沐春風,所有的負麵情緒都在這種空靈狀態下隨風而散。

李遠與李彪的妻兒家人這兩天情況也終於是有所好轉,情緒不再那麽低落與悲傷,小北跟她們聊上了一會,使她們開豁了不少。

“大哥哥,你能教我修行嗎。”

在與李遠妻子談話中,小北得知這孩子名為“李鬆天”,“寓意鬆樹般挺拔,高如蒼天。”他真摯的眼神看著自己,問道。

小北捏了捏李鬆天肉嘟嘟的小臉蛋,笑道:“可以啊,不過你要能成功打開人體道門,我才能教你哦。”

“好,我一定會成功的!”李鬆天抬手握起那幼小的拳頭,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李遠妻子掩嘴,臉上露出一抹久違的微笑,孩子也笑了,小北也跟著笑了。

又聊了一小會,兩人目送著小北離開。

“拜拜,大哥哥。”

後方傳來李鬆天稚嫩的叫喊聲,小北也回頭朝和他揮手告別的那對妻兒說再見。

時間轉瞬即逝,轉眼來到了大年三十,這一天,人們都開始忙碌起來了,男人殺雞宰羊,承包了所有體力活,女子則做些輕活,如包餃子,掛燈籠,等。

小北拿著掃帚,在院落裏不停打掃,掃塵,又稱掃年,掃除汙穢與黴運,除儘舊年一切不景氣,拋去那些不美好,快樂迎接新的一年,幾乎家家戶戶都會如此,除塵布新,辭黴迎興。

一般還會在屋內某些位置擺放奇花異草,具有驅蟲除害的效果。

火桑葉是主要,粘上糯米水,張貼在屋前屋後,畢竟上古神樹火桑是明國刻入骨子裏的信仰,世世代代傳承了下來,上古先民甚至曾揚言,“哪怕不敬古神,也不可不敬火桑!”

從晨時至黃昏,忙碌了一天,總算把那些雜七雜八的事都給做完,整個村子看上去煥然一新。

一條條紅心蘿藤所編織的繩子幾乎快遍佈村內上下了,掛滿手工製成的紅燈籠,三個一組,一大二小,上方有迎春二字,垂下吉相穗,風吹而動,紅紅火火。

李村中心,這裏有個很大的場地,同時容納下數百人依然綽綽有餘,中心石柱上刻著火桑樹的圖騰,但隻是村人按照門口的火桑樹所刻,並不是上古神樹或神樹之種,到了他們這一代,隻曾聽聞不曾見過,按圖索驥都不能。

場地上已經擺好了部分食物與器材,香氣飄溢,一些孩子趁大人們不注意直接上去偷吃了起來。

大人們看見了也不做阻攔,隻是搖頭哭笑不得,新年臨,歡樂的氣氛迎麵而來,要將所有的不愉快都放下。

火桑樹下,長者們在點香祈福,希冀新年好運來,舊年災厄散,也在默默為不久前逝去的兩人禱告,希望他們能在那邊的世界一切皆好。

這種東西信則有,不信則無,無論存在與否,人已遠去,這都是他們心中所願,所想。

一切準備就緒,日落西山,明月昇天,大年夜來臨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