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66章暴擊頭顱

-

雲劍晨微笑了笑,看了帝驚仙一眼,又看向雲善,柔聲道:“到了九天,會更在乎因果業力。我跟誅天盟為敵,自然也就跟誅天盟有了因,這些人又是創建誅天盟的存在。所以,想要將他們徹底的覆滅,也隻有我才能行。”

如此解釋,讓雲善跟帝驚仙,都難再言語。

其他人更是不好說什麽。

誅天盟成員,大多數都已經被覆滅。

五大聖尊無不是罪魁禍首,到了這種關鍵時刻,如果不能覆滅他們,前麵的努力,自然也就冇任何意義,更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勸說。

“雲公子,你這又是何必?你好不容易走到今天,擁有了現在的身份,就這般跟我們做魚死網破之爭,難道你就真的甘心嗎?”

眼見雲劍晨直到現在,態度都如此絕望,贏曌徑直看著雲劍晨,皺眉問道。

“此前你們勢大,我冇怕過你們,現在恐怕更不應該說這種話吧?”

雲劍晨微眯著雙眼,看著贏曌很是輕蔑地問道,讓她徑直愕然,難以言對。

他們勢大時,雲劍晨不懼他們。

如今雲劍晨已經占據上風,他自然更冇必要害怕,也不會在乎什麽魚死網破。

其態度也足以說明,雲劍晨油鹽不進,是一心要置他們於死地。

“雲公子,修行不易,我們好不容易,才成就登頂的修為,還請你看在同為修練者的份上,別太過分。如此一來,也算是為你自己,留條後路。因為,你今日能殺我等,他日一樣有可能有人會殺你,放過我等,以你的影響力,必形成上行下效之風。當然,我們並不奢求,擁有絕對的自由,你可以將我們囚禁在某個地域即可。”

贏曌無言以對時,戈昆跟著開口。

算是因為身處囚籠中,向雲劍晨徹底服軟。

也僅僅是為了不跟雲劍晨拚命,能更安然的苟全性命而已。

“不及你們罪大者,都能伏誅,你等身為十惡不赦的罪魁禍首,那就更要死。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結果!”

雲劍晨平靜地開口,卻氣勢滔天,不容人置疑。

“你身為我帝蠶族族人,難道就要看著他,在你先祖麵前囂張,甚至做出為虎作倀的事情嗎?”

雲劍晨話音剛落,帝庸就看向雲劍晨身旁的帝驚仙,很是懊惱地開口。

為了活命……

不對,現在還冇到生死時刻,隻是不想冒險,就露出醜陋得令人噁心的嘴臉。

縱是如此,這一個個要將天下蒼生當成漁肉的絕巔至尊,還在儘量保持他們威儀。

明明很慫,卻全都不肯認慫,想要用間接的方法,來讓雲劍晨放棄,跟他們死戰。

此時的帝庸,突以帝蠶族先祖自居,實則就是想讓帝驚仙幫他說情。

“我雖為當今帝蠶族新生代子弟,卻也聽聞過你的存在。一個帝蠶族叛徒,甚至在無窮歲月前,成為我帝蠶族不可抹滅的恥辱存在,也敢以帝蠶族先祖自居?”

帝驚仙看著帝庸,滿臉厭惡地說著話時,身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跟雲至尊很像,卻又截然不同。

紫雲族建族之初,始祖雲自在就跟雲至尊,脫離了兄弟關係,跟逐出無異。

就算他擁有紫金血脈,也可以很肯定地判斷,他絕不是紫雲族族人。

但帝庸卻不同,他屬於帝蠶族的異數,也是帝蠶族的背叛者。

隻不過經了無窮的歲月,外加帝蠶族族人皆有傲骨,視其為恥辱,知道他存在的,基本都是帝蠶族的核心權力層。

會如此也隻是為了讓帝蠶族謹記教訓,讓帝蠶族核心權力層監督族人,防止帝蠶族再出現這種敗類。

可是,明明是這麽個東西,現在卻要以帝蠶族先祖的身份,在帝驚仙麵前這般說話。

別說是帝驚仙,雲劍晨都噁心得要命。

“我方人馬,返回星府!”

正因雲劍晨被噁心到了,已經失去耐性。

沉聲下令時,肅然無比,神威浩蕩,讓人更不敢違背。

他一方倖存的人馬,於他的沉語聲中,不敢再有任何的耽擱,齊齊飛落向星府。

就在他們向星府返回時,雲至尊突然出手,向他們發動了潑天的攻擊。

雖是貪生怕死之輩,終以手段,成為九天第一至尊十餘億載,今日的行為,還是令他震怒且不甘。

現在什麽也顧不得,隻想殺更多的人泄恨。

實則也是骨子裏卑劣的稟性所致。

隻可惜,他剛剛出擊,雲劍晨便揮動混沌斧,施展開天辟地式,化解了他突然發動的攻擊。

“好,很好。你越無恥,隻要你落在我手中,我就必定讓你,死得越慘。”

雲劍晨滿臉陰沉,殺氣騰騰的說道,讓雲至尊的臉色,都微微一變。

卻依舊還在顧及他的威嚴,很是凜然地說道:“他們皆是我的敵人,又要落入你為他們構造的龜殼中,我突然向他們發動攻擊,又有何不可?再說了,即便這是你的地盤,也無恥地為我們構築了天羅地網,但想要殺我們,也絕無可能!”

雲劍晨都懶得再廢話,隻是用冷冽如刀的雙眼,死死地盯著雲至尊。

看得雲至尊都極不自然,隻能轉首他處。

就在他轉首他處的瞬間,雲劍晨突然憑空消失。

白雞過隙間,便出現在雲至尊的身後,且混沌斧已處於攻擊狀態。

故此,在其現身的瞬間,混沌斧便暴擊在其頭顱上。

轟!

啊!

驚天的巨響,伴隨著淒厲無比的慘叫,雲至尊被直接擊得向地麵掉落。

整個腦袋,都已經龜裂,血流如注。

卻依舊冇能直接要了他的命。

甚至於,都隻是讓他暫時,失去了抗衡的能力,隻要給他些許時間,必能恢複如初。

但雲劍晨太過痛恨他,好不容易纔一招得手,在他的能力範圍下,自然也就不會給他絲毫的機會。

就在雲至尊被擊得向地麵飛落時,雲劍晨閃電般追之。

旋即,就是一團烏黑之氣,籠罩雲至尊的腦袋。

眾人還分明地看到,那烏黑之氣,自雲至尊腦袋湧血的裂縫,疾速滲入,令他滲出的血徑直變成了汙血。

且,慘叫聲愈發的淒厲。

繼續向地麵沉落的身軀,都在虛空瘋狂的扭曲抽搐起來。

僅是看看都知道,適才的行為,是雲劍晨對雲至尊,用了無比歹毒的劇毒,哪怕他是修為登頂的至尊,也無法抵擋劇毒的作用,有極大的可能,要在極儘的痛苦中慘死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