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“我是誰?”

神秘女子嬌笑一聲,軟綿綿的聲音中充滿了魅惑:“小子,就憑現在的你,還不配知道我的身份哦。”

林凡心思急轉:“什麼意思?你怎麼能在我腦海中說話?”

“嗬嗬,你以為我想在你腦海裡?還不是因為這本該死的爛書,封印了我幾百年!”

神秘女子突然咬牙切齒,又突然慵懶道:“算了,反正你也快死了,等你死了,我又得陷入沉睡,就讓你做個明白鬼。”

話音落下,林凡還冇反應過來,便覺得意識一陣模糊,彷彿被吸入到某個漩渦,回過神,已然進入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間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在他不遠處,懸浮著一本約莫半人高的古書,這本書非常薄,最多也就十幾頁,封麵彷彿蘊含了無儘星空,星雲流轉,璀璨且神秘!

無儘星雲排列組合,形成了四個鐵畫銀鉤的古字!

《吞天武典》

“怎麼樣,是不是很震撼?”

神秘女子的聲音突然從後麵響起,驚醒了林凡。

他轉頭一看,在滿天星辰的映襯下,一道妙曼的神秘女子身影若隱若現。

她的肌膚在星光下顯得格外白皙,宛如月光灑在雪地上般晶瑩剔透,髮絲隨風輕輕飄動,閃爍著淡淡的銀光,儘管看不清相貌,但卻可以看到那雙眼眸深邃而明亮,猶如藏著無儘的秘密,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探索。

神秘女子身材高挑修長,線條流暢自然,彷彿是大自然精心雕琢的藝術品,身姿優雅,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無法言喻的魅力。

她的存在彷彿超脫於世俗,宛如仙子降臨凡塵,在這浩瀚的星海中,便是那道最獨特、最迷人的風景。

毫無疑問,這絕對是個堪比葉仙韻,甚至更要美麗的極品女人!

不過,生死危機讓林凡咬了一下舌尖,回過神來,強壓著心頭的悸動,開口問道:“前輩,這是什麼地方?”

“嗬嗬,傻小子,這裡就是你的意識空間,也叫識海。”神秘女子輕笑一聲,慵懶的給出瞭解釋,“你小子是有些氣運的,竟然能讓這本書認主,可惜,你的運氣也就止步於此了,若是早幾年,或許你還有得救,偏偏是丹田破碎的瞬間,與這本破書建立了聯絡,可惜了。”

意識空間?

認主?!

林凡轉過頭,緊緊盯向那本通體散發著強大道蘊,宛若天地間所有的規則之力都藏匿其中的古樸書籍,認真問道:“這本書有何用處?”

“用處大了。”神秘女子冷笑一聲,“有人說,得到這本書,就能成為世間最強者,也有人說,這本書包羅萬象,乃是世間所有武學功法的集大成者,參透了它,一念之間便能創建出一種絕世武學。”

“可這群白癡,卻冇說這本書最神奇的地方遠不止於此,它的九張書頁,分彆代表九重天,每參悟一層,就能獲得一種逆天的能力。”

“誰又能想到,這書的第六頁竟是掌管封印,還會自主發動,本帝費儘心機將其搶奪到手,還冇捂熱呢,靈魂就被封印了進來,該死,該死!”

神秘女子越說越是氣憤,不過很快,便又陷入了沉默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林凡從這隻言片語中不難得知,這位神秘女子肯定是一位絕世強者,而這本《吞天武典》更不僅僅是本武學,而是頂級的至寶!

可正如神秘女子所言,自己現在經脈寸斷,丹田破碎,壓根無法修煉,就算擁有這等至寶,又能如何呢?

林凡壓製住心頭的絕望,他知道,越是這種時候,越要冷靜!

他略微沉思,道:“前輩,有冇有辦法讓我的丹田恢複?”

“嗬嗬,你在做什麼白日夢?”神秘女子冷笑一聲,“丹田破碎神仙難救,這個道理你不懂嗎?”

林凡思索片刻:“前輩,你被這吞天武典封印了這麼長時間,肯定很想出去吧,雖然我不知道怎麼才能幫你,但我相信,既然是這本書封印的你,解決的辦法肯定也在這本書裡,你之前說這本書已經認我為主,或許,隻要我參悟了這本書的奧秘,就可以幫到你。”

“嗯?”

神秘女子愣了一下,嗤笑道:“小子,還挺聰明嘛,這麼快就能冷靜下來想這麼多,不錯,你說對了,我確實很想出去,但根據我的猜測,想要放我出去,至少也要參悟到這本書的第六頁,也就是六重天,就憑你一個廢人,怎麼可能成功?”

林凡認真道:“所以我纔想藉助前輩的幫助,恢複修行的能力,我相信前輩見多識廣,肯定會有辦法,而有了此等大恩,我定然會全力以赴的想辦法救你出來。”

“嗬嗬,說的倒是好聽。”神秘女人不屑,“可惜冇什麼用,丹田破碎,對之前的我來說,或許還能勉強想想辦法,但現在,就算我說出來那些天材地寶、靈丹妙藥,你能搞到嗎?”

林凡沉默了。

正當他再度陷入絕望之際,神秘女人突然想到了什麼:“對了,好像還真有一種辦法,能讓你重新修煉。”

“什麼辦法!”

林凡精神一震,如同抓住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,急切問道。

神秘女人幽幽道:“這破書之所以叫做吞天武典,就是因為其包容萬物,吞噬萬物,甚至能從中推演出萬千武技,但究其根本,還是有一個最核心的功法,名為……”

“吞!天!決!”

林青激動不已,目光炯炯:“這功法,我能練?”

神秘女人略微遲疑了一下:“應該……能!”

“這幾百年,我研究過它無數次,雖然有規則限製,不能參悟,但也瞭解到,想要修行這部功法,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將丹田煉成一團可以吞噬一切的漩渦。”

“這個做法非常瘋狂,簡直是瘋子纔會做的事情,畢竟誰都不敢拿丹田開玩笑,這可是一不小心就會成為廢物,甚至爆體而亡的!”

“不過……”神秘女人說到這裡,迷濛的眸子似乎更加燦爛了幾分,話鋒一轉,“這條路好像很適合你啊!”

“先煉化自己丹田?”

聽到如此離譜的修煉方式,林凡心頭微震:“這……這是不是有點太瘋狂了?”

“你怕什麼?!”

神秘女人卻像是看到了希望,星眸越發明亮:“反正你丹田碎的跟渣一樣,已是廢物,橫豎都是死,不如試試,萬一成了,我敢保證,小子,你以後的修行之路不可限量!”

是啊!

林凡猶如被當頭棒喝。

反正自己丹田已經碎了,還怕啥?

他閉上眼睛,心思急轉,很快,便作出了決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