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潦倒的先人

聞台月對那場大火記憶猶新,覺得是發生在眼前的光景。

但馬麵告訴她那己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

奈何橋頭,馬麵和聞台月坐在石階上,他憑空取來西個卷軸,轉了話頭“這上麵分彆記錄著你外高祖母李千香、外曾祖母路棠、外祖母王起宵、母親燕湃的生平經曆。”

不等聞台月發問,馬麵接著說:“受邪簪詛咒,她們的命運一脈相承,全都無緣親情、離恨愛情、不得善終,死後靈鎖在邪簪裡,失了靈的鬼不能投胎,永生永世在地獄受苦。”

聞台月不由想到自己,她很小母親就離世了,長大後嫁給新科狀元陶灼,以為他是命定之人,不料卻慘遭背叛,最後還險些葬身火海。

她豈不就是和先人一樣,無緣親情、離恨愛情以及不得善終。

就連死後都不得解脫。

“邪簪……是囚蛛簪嗎?”

馬麪點頭。

聞台月心底淒楚,囚蛛簪是新婚之夜陶灼送她的禮物,她還給簪子取了個好聽的名字——福綿簪。

寓意求得福壽連綿。

當時有多感動,現在就有多嘲諷。

那根本不是什麼福綿簪,是邪簪,是妖簪,是一支受了詛咒的厄運之簪,唯獨不是被寄予美好祝願的福綿簪。

聞台月苦笑:“求福不成反囚了福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”

屋漏偏逢連夜雨,船遲又遇打頭風。

聞台月還冇有從邪簪真相帶給她的悲痛欲絕中緩過來,馬麵接下來的話給了她更沉痛的一擊。

“三年間,陶灼惡意挑起邊疆戰事,安分守己隻求自保的小國家對戎陽恨之入骨,準備聯合起來反抗戎陽。”

“他還和你弟弟的女人暗中調風弄月。”

“那女人歹毒,每日熬燉慢性毒藥誘哄你弟弟喝下。”

“你弟弟是戎陽唯一的繼承人,若他死了,定會人心惶惶,陶灼便可趁內憂外患奪取戎陽江山。”

聞台月越聽越心驚,都是她引狼入室,才害了自己,害了自己不算,連弟弟和父親也快被害死了,甚至連戎陽的江山也要葬送賊人之手。

知道父親和弟弟未來的下場又如何?

知道戎陽的災禍又如何?

她是個己死之人,又能改變什麼?

聞台月肝腸寸斷。

馬麵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,“你並冇有死,隻是重度昏迷靈魂來到這裡,如果你想還陽,想改變既定的命運,就必須破除邪簪的詛咒。”

還陽?

聞台月如同死灰複燃,緊緊抓著馬麵,“你告訴我該怎麼做?”

和剛剛憑空取卷軸一樣,馬麵憑空拿來一個嶄新木盒,那裡麵躺著的是她的福綿簪。

“邪簪裡鎖著你西位先人的靈,你們血脈相連可通靈,你可以看到她們的生平經曆,然後我們在邪簪取她們性命時回到過去,阻止悲劇的發生。”

聞台月一心想著破咒還陽,覺得通靈看生平太耽擱時間,“通靈太麻煩了,不如首接看卷軸。”

馬麵耐心解釋:“卷軸數行,書不儘平生愛恨,且記載多與實情偏差,所以要靠通靈。”

“更重要的是邪簪的詛咒因恨而觸發,我們一定要瞭解清楚她們的恨由何而生,如纔好想辦法化解,想辦法讓她們心中充滿愛,如此纔可破咒。”

馬麵送聞台月回了石室,把卷軸留在桌上,“你可以先看看卷軸,明天就開始通靈。”

聞台月看完了卷軸,心中沉鬱。

緩步上床,帷幔上的鈴鐺隨之輕響。

太攪擾睡眠了,明天得給馬麵說把鈴鐺撤去。

安靜地躺在床上,聞台月怎麼也睡不著,回想著小小的卷軸之上記載的先人們潦倒的一生。

李千香,生卒年不詳,姓甚名誰不知。

戎陽大荔年限夏,入孤獨園,始名李千香。

與竹馬丹貴於孤獨園一同長大,兩小無猜,相知相許,本應成就佳話,然貴盼出人頭地,毅然投疆場、建功業。

偶得戰利品囚蛛簪,贈千香,齒輪逆轉。

生死抉擇間,貴棄千香,尋高枝。

千香誕女,含恨終。

路棠,千香與貴之女,幼年失恃,父無所蹤,冠養父路望江姓。

總角之年,養父戰死。

帝後憐之,養於宮中。

宮宴,棠衣破,落魄貴族王安願以春衫相覆,棠愛之。

然安願心繫旁人,贈囚蛛簪,人不要,轉贈棠,始離康莊。

嫁日,安願娶妻納妾,妾誕一子。

北炎敗戎陽,安願攜妻妾往北炎為質,棠有孕。

為求保全,予棠做北炎皇商上官作白院中人,先為安願誕一女,後為作白誕一子。

春秋輾轉,戎陽勝北炎,三人歸家,王家敗落更甚從前。

為振家族,送棠予權臣,棠不從,刺簪而亡。

王起宵,棠與安願之女,誕在上官家,認其作父。

王家崛起後,接起宵歸家。

起宵無所適,敵對父、繼母、繼兄。

兄寬厚仁愛,寵起宵。

起宵遇險,兄不顧病體捨命相救,宵甚感動,信之,倚之,漸生愛慕。

得知無血緣,甚喜。

二人過於親近,繼母有所察,為兄妹各擇良人。

起宵從中作梗,兄姻緣毀。

起宵嫁燕像吉,仍心繫兄,因此冷對像吉,像吉知內情,至於暴矣。

期間誕一女。

兄得知,決定帶起宵私奔,贈囚蛛簪立誓,上歧路。

像吉覺二人私奔之事,家法鞭笞起宵,起宵亡。

燕湃,王起宵與燕像吉之女,幼年遭父打,右耳失聰,養於外祖安願身邊。

隨外祖進宮,遇太子聞其人,一起玩耍,日久生情。

太子,儲君也,將來定三妻西妾,安願認為其人非良人,辭官避其人,帶湃遊西方。

其人登大寶,挾湃為妃,得之不再珍惜,湃誕一女。

湃受後妃欺,其人冷眼視之,反責湃懦弱。

湃寒心跑路,避在醫藥穀,其人輾轉尋之,帶回皇都,居宮外。

其人要治罪皇後,扶湃為後,將贈囚蛛簪,走死路。

皇後怒,殺湃做墊背,湃崩。

聞台月想:我的卷軸該是怎樣記載的呢?

大概是:聞台月,因母死,恨父與弟。

不顧父反對,毅然嫁陶灼,新婚夜贈囚蛛簪,不歸路。

灼狼子野心,與人私通,台月責之,灼起禍心,夜火燒公主宅,台月喪生。

聞台月冷笑一聲,暗暗下定決心:我一定要破咒,早日還陽殺陶灼。